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门萨的娼妓(门萨的娼妓经典语录)

从根本上说,我是个知识分子。

没错,一个男人想找多少妓女就能找到,可是真正有头脑的女人——短时间内不是很容易就能找到这种的;我听说有这么一个年轻女孩,十八岁,亚萨女子学院的学生。

花上一点钱,她就会来跟你讨论任何话题——普鲁斯特、叶芝、人类学等等,交流思想……——伍迪·艾伦《门萨的娼妓》“门萨”(Mensa)是由两位英国律师于1946年成立的一个国际协会,加入者须为在智商测验中取得高分之人,会员每月定期聚会。

所以这篇的题目其实也可以译为“高智商妓女”。

——《门萨的娼妓》译者孙仲旭导语:今天和朋友们分享一个思想性的幽默故事,摘自《门萨的娼妓》,作者伍迪・艾伦,当代集编、导、演于一身的犹太裔美国著名电影艺术家、作家,被称为“卓别林之后最杰出的喜剧天才”。

伍迪・艾伦有着独特的、带有浓郁的纽约知识分子风格的幽默天赋,他以荒诞不经的方式与这个世界开玩笑,颠覆传统价值,戏仿经典文本…有人称他为美国电影界惟一的知识分子。

这本《门萨的娼妓》,结集自伍迪・艾伦发表于《纽约客》、《新共和》等刊物上的各类想象丰富、思想独特的幽默文章。

下面,我们就来欣赏作为本书标题的这则故事~门萨的娼妓——高智商妓女文| 伍迪・艾伦01作为一个私家侦探,有一点就是你必须学会相信自己的直觉。

也就是这个原因,当一个身子哆里哆嗦、名叫沃德·巴布考克的胖子走进我的办公室,并把他的名片放到桌上时,我是应该信任从脊骨传来的那股寒意的。

“凯泽?”他问道,“凯泽·卢波韦茨?”“我的执照上是这么写的。

”我爽快地承认了。

“你一定得帮我,有人敲诈我。

求你了!”他的身子颤抖得就像是一个伦巴乐队的主唱歌手。

我把一个玻璃杯在桌面上推了过去,另外还有一瓶黑麦威士忌。

“你还是放松一下吧,从头到尾给我说说。

”“你……你不会告诉我老婆?”“跟我说实话吧,沃德。

”“我经常出差,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孤独。

噢,不是你想的那样。

明白吗,凯泽?从根本上说,我是个知识分子。

没错,一个男人想找多少妓女就能找到,可是真正有头脑的女人——短时间内不是很容易就能找到这种的。

”“接着说。

”“唉,我听说有这么一个年轻女孩,十八岁,亚萨女子学院的学生。

花上一点钱,她就会来跟你讨论任何话题——普鲁斯特、叶芝、人类学等等。

交流思想。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不是很明白。

”“我是说,我老婆很好,别误解我的意思。

可是她不会跟我讨论庞德,或是爱略特,我跟她结婚时不知道这个。

你明白吧,我需要一个在精神上有激励性的女人,凯泽。

我也愿意掏钱,但我不想复杂化——我想进行一次迅速的智力体验,然后想让那个女孩离开。

老天,凯泽,我可是个婚姻幸福的有妇之夫。

”“有多久了?”“半年。

每当我有那种渴望时,就打电话给弗洛西,她是妈咪,有一个比较文学硕士学位。

她会派一个知识分子过来,明白吗?”02我为这个可怜的蠢货感到难过。

他们如饥似渴地想跟异性来点儿智力上的交流,而且是不惜出大钱。

“现在她威胁要告诉我老婆。

”他说。

“谁威胁?”“弗洛西。

她们在汽车旅馆的房间里安了窃听器,用磁带录了我讨论《荒原》和《激进意志的风格》,唉,某些问题还讨论得很深入。

他们要我出一万块钱,否则就要告诉卡拉。

凯泽,你一定得帮帮我!要是卡拉知道她不能在那方面满足我,会活不下去的。

”老套的应召女郎敲诈案。

我听到过传闻,说是警察总局里的几个伙计在办一个案子,牵涉到一群受过教育的女人,但是目前为止,他们查不下去了。

“给我拔通弗洛西的电话。

”“什么?”“我接你的案子,沃德,但是一天收费五十元,花销另计”“不会花上一万块的,这点儿我能肯定。

”他咧嘴笑了一下说,然后拿起电话拨了个电码,我从他手里接过电话。

几秒钟后,一个柔和的声音接听了电话,我告诉她我想怎么样。

“我知道你可以帮我安排,好好地聊上一个钟头。

”我说。

“没问题,亲爱的,你想聊什么?”“我想讨论梅尔维尔。

”“《大白鲸》还是短一点的长篇?”“有什么不一样?”“无非是价钱。

聊象征主义要另加钱。

”“得出多少?”“五十,聊《大白鲸》可能得一百块。

你想进行比较性讨论,把梅尔维尔和霍桑进行比较吗?一百块可以搞定。

”“还可以。

”我告诉她,并说了一个广场酒店的房间号码。

“你想要个金发女郎,还是个浅黑色皮肤的?”“给我个惊喜吧。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刮了刮脸,灌下了一些黑咖啡,同时还查阅了《权威大学梗概》丛书。

几乎一个小时还没过去,我就听到门上响起了一声敲门声。

我打开门,站在那里的是一个红头发年轻女孩。

03“嗨,我是雪莉。

”她们可真的会让你想入非非啊:长长的直发,真皮包,银耳环,没有化妆。

“你就那身打扮,没被拦住可真让我吃惊。

”我说,“一般说来,门卫能看出进来的是不是个知识分子。

”“给他五块钱就堵住他的嘴了呗。

”“可以开始吗?”我说着把她往沙发上让。

她点着一根香烟之后就直奔主题。

“我认为我们可以这样开始,把《比利·巴德》看做是梅尔维尔对上帝施于人类之所作所为进行辩护,你同意吗?“有意思,不过,不是在弥尔顿那种意义上。

”我在虚张声势,想看她是否赞成。

“对,《失乐园》缺少那种悲观主义的基础。

”她赞成。

“对,对。

天哪,你说得对。

”我咕哝道。

“我认为梅尔维尔在一种虽然质朴、但是复杂的意义上重申了纯真的可贵——你同意吗?”我让她继续往下说。

她几乎还不到十九岁,但是对那种伪知识分子的套路玩得精熟。

她滔滔不绝地发表着她的看法,但全是机械性的。

每当我提出自己的见解时,她总会装扮着回应:“哦,对,凯泽。

对,宝贝,深刻。

对于基督教的柏拉图式理解——我怎么以前没看出来?”我们聊了大约半个钟头后,她说她得走了。

她站起身,我给了她一张一百块的钞票。

“谢谢,亲爱的。

”“我还准备花不少钱呢。

”“你想说什么?”我撩起了她的好奇心,她又坐了下来。

“假如说我想——办个派对呢?”“像哪一种?”“假如我想让两个女孩给我解释一下诺姆·乔姆斯基呢?”“哦,哇。

你得跟弗洛西说,”她说,“会花你不少钱的。

”04该收套了。

我亮出了我的私家侦探徽章,告诉她要抓她。

“什么?!”“我是个侦探,亲爱的,为了钱讨论梅尔维尔可是犯法的,你会进监狱的。

”“你这个混蛋!”“最好全招了,宝贝。

除非你想去阿尔弗雷德·卡津的办公室那里说说你的事儿,我想他不会听得很开心的。

”她哭了起来。

“别告发我,凯泽。

”她说,“我需要钱完成我的硕士学业,我的助学金申请被拒绝了。

两次。

噢,天哪。

”她一古脑全招了——完完整整。

中央公园西侧长大,进过社会主义式夏令营,上布兰戴斯大学。

她是你在埃尔金或塞利亚艺术影院那儿看到的排队等候进场,或者在某本论及康德的书页边用铅笔写“对,非常正确”的普通少女,只不过她在生活中的某个时候选择了错误的方向。

“我需要现钱。

有个女友说她认识一个有妇之夫,他老婆的知识不是很渊博。

他喜欢布莱克,可他老婆没法侃。

我说没问题,出个价,我会跟他聊布莱克。

我一开始紧张,装扮的时候很多,可是他无所谓。

我朋友告诉我还有其他人。

哦,我以前也被抓过。

我在一辆停着的汽车里读《评论》杂志时被抓过,有次在坦吉尔伍德也被截停并搜身。

我又是一个失败过三次的人。

”“那你带我去见弗洛西吧。

”她咬了咬嘴唇,然后说:“前面是亨特大学书店。

”“还有呢?”“就像那些外面用理发店当幌子的赛马投注点,你会看到的。

”我给警察总局打了个简短的电话,然后对她说:“好吧,亲爱的,我放你一马,但是别离开本市。

”她感激地把脸向我侧了过来。

“我能给你搞到德怀特·麦克唐纳读书的照片。

”她说。

“再说吧。

”05我走进了亨特大学书店,店员走上前来,他是个目光敏锐的小伙子。

“我能帮您吗?”他说。

“我在找《自我广告》的一种特别版本,我知道作者曾为朋友印过一千册烫金面的。

”“得查一下。

”他说,“我们和梅勒家经常电话联系。

”我盯了他一眼。

“雪莉让我来的。

”我说。

“噢,那样的话,去后面吧。

”他说完按了一个按钮,一面书墙打开了。

我就像一头羔羊,走进了那个让人眼花缭乱的享乐宫,它的名字叫作弗洛西之所。

全为红色的墙纸和维多利亚风格的装饰定下了情调。

一群脸色苍白、精神紧张、戴着黑边眼镜、头发剪得齐齐的女孩子倚靠在沙发上,在飞快地翻看企鹅版经典系列书,姿态诱人。

一个金发女孩满脸堆笑地向我挤了一下眼睛,向楼上的一个房间点点头说:“华莱士·斯蒂文斯,是吗?”但那不仅仅是智力体验——他们也兜售情感体验。

我得知,花上五十块钱,你可以进行“不深入的陈述”;花一百块,一个女孩可以把她的巴托克唱片借给你听,一起进餐,然后让你看她来一次焦虑发作;花一百五,你可以跟一对孪生姐妹一起听调频立体声广播;花三百块,你可以得到全套服务:一个浅黑色皮肤的女孩会在现代艺术博物馆里装着搭上你,让你看她的硕士论文,让你和她在伊琳餐馆就弗洛伊德关于女人的概念尖声争吵,然后她会按照你选择的方式假装自杀——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是完美的一晚。

不错的骗局。

多棒的城市啊,纽约。

“怎么样,喜欢吗?”我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我转过身,突然发现一枝零点三八口径手枪的枪管正对着我的脸。

我是个处事不惊的人,但这次心里还是猛动了一下。

是弗洛西,正好。

还是那个声音,但弗洛西是个男人,一张面具遮着他的脸。

“你永远不会相信,”他说,“可我连大学文凭都没有,我是因为学分低被勒令退学的。

”“那就是你为什么要戴那张面具吗?”“我订了一个接手《纽约书评》的复杂计划,但它意味着我要冒充莱昂内尔·特里林。

我为做手术去了墨西哥,胡埃莱斯那里有一个医生,能给人整莱昂内尔·特里林那种容——花钱就可以。

但是出了点差错,我整容的结果看上去像是奥登,而声音像是玛丽·麦卡锡3。

从那时起,我开始干起法律不容的工作了。

”很快,在他抠动扳击之前,我动手了。

我往前扑去,用肘猛击他的下巴,在他倒下时抓住了枪。

他像一吨砖头似的砸到了地上。

警察出现时,他还在抽泣。

本文摘自《门萨的娼妓》,作者:伍迪·艾伦;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年:2004-12;译者: 孙仲旭 < END >编辑整理:正反君文中插图来源于网络。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