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钟银兰- 钟银兰,女,中国古书画鉴定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上

钟银兰,女,中国古书画鉴定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上海博物馆研究员。

基本内容

  中国古书画鉴定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委员、 上海博物馆研究员。

   钟银兰先生是1952年上海博物馆成立起,就被分配安排进馆从事文物工作,至今已有整整五十五年了。在这半个多世纪里,她在前辈的关心和帮助下,以自己刻苦勤奋的学习和钻研,从一名普通的文物工作者至今成为在海内外享有盛誉的国家级书画鉴定专家,并且是国内唯一的一名女性书画鉴定专家。

  在长期的鉴定实践中,她从十几万件作品里练就了一副辨别字画真伪的火眼金睛。钟银兰先生对字画的鉴定先从整体看作品的气息,再从局部看画家的笔性,以定真伪。如发现不确定的疑问,然后再看题款、印章、材料等来做参考。最后再从史料进行核实。她这种以直观为主的鉴定方式,有区别于其他人依赖史料的鉴定方法。所以,在她的一生中为国家捡出了不少国宝级的文物,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钟银兰先生不仅鉴赏字画的眼力好,而且人品高。她从不因谋私利而为亲朋好友作伪证,而且,她对别人做假作伪的行为深感恶疾,表现出了一个文物工作者应有的良心与正直。所以她在海内外的收藏家中享有崇高的声誉。故而,有不少藏家出于对钟银兰先生的尊重而自愿将珍贵的藏品捐献给上海博物馆。

  钟银兰先生对工作任劳任怨、忠诚职守。多年来,许多和她一起工作的同事,因经不起文物工作的复杂和微薄的收益,在外界的经济诱惑下,辜负了党和国家的培养与博物馆的信任,离开了祖国。论各方面的条件和声望,钟银兰先生的这种机遇比他们要多得多,但她丝毫不为外界利欲所触动,依旧安心于自己的本职工作,所以她忠诚职守的品质博得了博物馆上下一致的信任和敬重。

钟银兰

  她的品质也深深的影响了年轻一代,青年学者凌利中在她的直接关心和辅导下,对工作刻苦钻研,在短短几年中,先后撰文发表了《董其昌<各体古诗十九首卷>辨伪及作者考》、《董其昌代笔人常莹是否就是李肇亨》、《石涛何时始用“大涤子”之号》及《文征明散考》等具有相当学术价值的文章。在海内外同道中博得了极好的评价,成为引人瞩目的新秀。

  钟银兰先生对书画鉴定的真知灼见和崇高品质正如了庐先生为其所书题“二目神奇,一生清白”是当之无愧的。

  1957年春的一天,文物掮客 靳伯声专程赶到上海博物馆书画鉴定专家谢稚柳家,递上北宋王诜(晋卿)所画的长卷水墨《烟江叠嶂图》。谢仔细鉴别,见画上有王诜挚友苏轼行书诗并跋和王诜唱和诗二章并跋,认定都是真迹。他让靳将画留下,表示上博买下收藏。未料,在收购文物鉴定专家会议上,众人几乎都对《烟江叠嶂图》摇头。有的说:“此画面熟,20世纪30年代就见过,已是公认的假画。”有的说:“明代万历年李日华早就认定u2018画假、诗真u2019。”众人皆以为假。谢稚柳叹了一口气,只说了一句话:“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还要研究。”上博的钟银兰(后来成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书画鉴定专家)用信任的眼光扫了谢稚柳一眼,轻轻地卷起画卷,未发一言。

   谢稚柳转告靳伯声:“专家们说画是假的,上博不收。请你告诉主家,这画我买了!”过了两个月靳伯声面带愁容来了,他说:“主家听说上博断画为假,火冒三丈,他赌上气了!上回开价800元,这回说非2000元不卖!”2000元,当时可买一套房子,不是个小数目。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此画以1600元成交。谢稚柳卖掉了自己收藏的一批明清字画,分三次将款付清。《 烟江叠嶂图》在宋代《云烟过眼录》、明代《味水轩日记》上都有著录。清初,高氏用整座庄园换得此画,此后三百多年下落不明,要断定它是真迹,确实很难。

  “文革”后,北京故宫博物院一位资深书画鉴定家鉴定了《烟江叠嶂图》,断言“画真、诗伪”。钟银兰不服,继续钻研鉴定。她从研究苏东坡与王诜的唱和诗书法和王诜画艺入手,经过数年认真审读、研究、辨析,终于得出了结论:《烟江叠嶂图》与王诜其他画作、书法的笔墨完全一致,从技法特征、题材内容到许多相同字的运笔方式如出一辙,何假之有?她发表了一篇长文《对王诜水墨〈烟江叠嶂图〉及苏、王唱和诗的再认识》,附有苏、王书法作品影印件作为印证。文中阐述了自己的见解,特别对指为假的地方,详尽而审慎地一一剖析,具有很强的说服力,最终断定《烟江叠嶂图》“画真书亦真”。专家们读了此文,几乎没有异议。有经验的裱画师也认为“此画所用的绢,都是自然真古,绝非染旧”。

  北宋 王诜画被钟银兰“救活”了,不由谢稚柳叹服,连声道谢。1997年元月,谢和其夫人陈佩秋写了正式的捐赠书,将画献给上海博物馆。画被评为一级品,成为“镇馆之宝”。钟银兰因鉴定此画也大大出了名。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