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事必躬亲什么意思(事无巨细事必躬亲什么意思)

前言图|《龙江颂》中李炳淑扮演江水英1972年年初,以京剧样板戏《龙江颂》改编的电影在全国热映,而剧中扮演江水英的京剧演员李炳淑也为全国人民所熟知。

就连毛主席看了,也盛赞李炳淑在《龙江颂》中扮演的江水英一角,7月31日毛主席专门在中南海接见李炳淑,并对她说:“这个戏(指《龙江颂》)不错,我看了五次电视,八亿人民,去掉二亿半,五亿半农民有戏看了,代我向他们致谢,感谢你们为贫下中农创造了一个好戏。

”面对毛主席以及全国观众的热情,李炳淑却十分谦虚:“一个人的成功,与党和人民的培养、同志们的帮助和机遇分不开。

这个成绩是大家帮我一点一点抠出来的,我不过做了我应该做的,不能骄傲。

”一个京剧天才引起争执李炳淑是安徽宿县人,1942年出生,父亲李闰甫是一个医生,也是一个京剧迷。

从小就在父亲耳濡目染的指引下,李炳淑学唱小曲儿有模有样,为后来从事京剧艺术表演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也就是在中考失利后,李炳淑萌生了想要学京剧的想法。

1956年,14岁的李炳淑听说宿县京剧团招生,于是她瞒着家里,鼓足勇气去报名参加,结果被选中。

哪知道回到家里,李炳淑的选择却遭到了母亲的反对。

虽然新中国已经建立,但在人们的传统观念里面,戏剧表演仍然难算得上是一个好的发展,母亲严厉的教育李炳淑:“你去唱戏,将来谁看得起,你要给我好好读书。

”图|李炳淑少年时期即便是面对母亲的疾言厉色,李炳淑却也仍旧坚持自己的想法,况且当时已经是新社会,父亲李闰甫对女儿的想法表示了赞同:“现在是新社会了,做演员不丢人,既然剧团录取了他,就让她去吧。

”果不其然,李炳淑一进入剧团,就立即投入到细致的学习中,夏练三伏冬练九天,有时手上被冻出一道道口子,一做动作口子崩裂,疼得李炳淑龇牙咧嘴,但她仍然坚持下来。

母亲看了十分心疼,可李炳淑却说:“妈妈,我不疼,我喜欢这样。

”剧团的老师也发现了李炳淑的天赋,同时也觉得她学习认真仔细,刻意培养,蚌埠专区京剧团、滁县专区京剧团都曾留下李炳淑的身影。

1959年,剧团保送李炳淑到上海戏曲学校做“定向培养”,走前李炳淑发誓:“我一定好好学,为宿县人争气,为安徽人争光。

”李炳淑到了上海以后,很快引起了学校的注意,老师杨畹农是京剧梅派青衣著名的老师,他发现李炳淑的嗓音不错,却缺乏专业的指导,于是对她说:“你嗓子很好,但唱得不规范,从头来过,有信心改过吗?”李炳淑十分坚强,他对老师说:“只要老师有信心,我就有信心,请把我当生坯子,从头来吧!”图|京剧梅派青衣著名表演艺术家——杨畹农好不夸张的说,李炳淑在戏剧上确实有难能可贵的天赋,更为关键的是,她还十分用功,别人练几遍的东西,他重要二三十遍的练下去,在杨畹农引荐下,李炳淑又拜了梅兰芳先生的弟子言慧珠、魏连芳学习。

果不其然,李炳淑参加实习演出时,凭借《玉堂春.会审》中的表演,打动了上海市委宣传部长和文化局长,他们当即拍板表示,要将李炳淑留在上海。

上海市文化局向安徽省文化厅发去公函,希望能将李炳淑留在上海,可公函发去安徽省文化厅,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原来安徽省文化厅认为,好不容易才出了李炳淑这样一个人才,怎么能被上海抢去了。

于是乎,因为李炳淑一个人,上海、安徽两地公然“掐架”,一个非要不可,一个又死不松口。

碰巧的是,当时毛主席正在上海视察,上海戏剧学校校长俞振飞和言慧珠带着李炳淑就去见了毛主席,希望毛主席能从中干预此事。

哪知道一见面,毛主席笑呵呵地给他们引荐:“小李,我给你们引荐一下,这是你的父母官,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同志。

”原来,曾希圣也是专程为了这件事跑到了上海,请毛主席决断这件事。

毛主席笑了笑,对李炳淑说:“为了你,上海和安徽争执不休,官司打到了我这里来了,你叫我难做人喽。

”客观上来说,李炳淑只是安徽选送到上海进行定向培养的,不是调动到上海,既然学习结束,应该是哪里来的会哪儿去,可上海同样认为,以自身的师资力量,可以更好的培养李炳淑,不至于埋没人才。

图|曾希圣毛主席略一沉吟,最后拍板定夺:“李炳淑不是安徽的,也不是上海的,而是国家的,既然是国家的,当然应该更好的培养她,上海的师资力量强,我看就留在上海吧,希圣同志,我看你就忍痛割爱吧。

”事已至此,曾希圣再辩驳也无用,况且就从教育上来看,上海确实要比安徽强不少,不过曾希圣也不能空着手回去,考虑到安徽在技术力量上确实很差,需要上海支持,在毛主席的调和下,上海专门派出了一批工程师进行技术支持帮助安徽。

最终的结局看起来,这是一次双赢。

当然这也让李炳淑有了更好的机会去发展。

男角变女角——李炳淑饰演的江水英到60年代末时,李炳淑已经是京剧行业小有名气的演员。

1961年8月,李炳淑从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新组建的上海戏剧学校京昆实验剧团,为展现新中国培养的一代新的京昆剧演员形象,周总理派剧团专门赴上海演出。

李炳坤所饰演的角色是《杨门女将》中的穆桂英、《水漫金山》中的白素贞。

为了保证演出效果,在剧团赴香港演出之前,中央领导人提出要审看剧团表演的剧目。

周总理、陈毅观看了李炳淑穆桂英的表演,为年轻演员的表演深感折服,李炳淑也在压力之下,出色的发挥博得了赞赏。

表演结束后,周总理专门请李炳淑以及一些演员参加座谈,在看到李炳淑因表演体力消耗过大,吃光了面前桌子上的糕点,周总理见此情形,将自己面前的糕点推到了他们面前,还亲切的嘱咐:“来,多吃点。

”图|《白蛇传》中李炳淑饰演白素贞李炳淑在香港的表演大获成功,香港市民对她的表演十分认可,甚至惊呼:“穆桂英出征港九,后起之秀醒目!”不过对李炳淑而言,影响最大的无疑还是参与《龙江颂》的演出。

60年代末,考虑到样板戏中缺乏农戏,上海市政府专门下达给上海京剧院,要求创作出一部农戏。

于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成的《龙江颂》剧本正式创作出。

故事讲述的是:1963年春,东南沿海某地遭遇特大干旱,县委决定在龙江大队堤外引水救旱。

大队党支部书记江水英主动随承担最大牺牲坚决执行县委指示,决定牺牲三百亩产田,放弃一窑砖副业收入,与本位思想严重的大队长李志田发生剧烈冲突。

最后,江水英团结干部、群众,坚持送水到旱区,使全区九万亩受灾土地得到挽救。

剧中主要人物江水英,一开始根据真实故事,是一个男性角色,而且敲定了由李永德饰演。

图|李炳淑所饰演的江水英李永德不仅是李炳淑的师兄,而且还是他丈夫,主攻老生,两人于1967年成婚。

但后来因为一些缘故,剧中主人公要从男主角改为女主角,这样一来李永德便不能再出演,经剧团商量后,决定将改编后的女主角江水英一角,交由李炳淑饰演。

1969年,李炳淑正式加入排演。

比较紧张的是,当时李炳淑才刚刚生育不久,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身体还没有恢复,导演一开始很担心李炳淑没办法参演,但对艺术的热爱,李炳淑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为了表演好这个角色,李炳淑5次深入农村考察,弄清农村人具体的生活情况。

《龙江颂》首先在上海地区公演,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1972年初,《龙江颂》又被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成了电影。

尽管《龙江颂》是在那个时代背景下的特殊产物,而且其中也有或多或少的问题,但从艺术的角度来衡量,《龙江颂》在我们今天看来,仍然算是一部优秀的作品,即便是到了今天,它对京剧艺术创作仍然有着深远的影响。

李炳淑也因此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喜爱。

图|毛主席旧照电影公映后,李炳淑收到了全国各地民众近3000多封信,热情洋溢的赞颂她的表演出众,可李炳淑却十分谦虚:“一个人的成功,与党和人民的培养、同志们的帮助和机遇分不开。

这个成绩是大家帮我一点一点抠出来的,我不过做了我应该做的,不能骄傲。

”1972年,毛主席看过龙江颂后,也对李炳淑大家赞赏。

7月31日,毛主席在中南海接见了李炳淑,一见面毛主席便高兴地问她:“小李啊,我们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

”“是的,是的,主席这样忙,还关心着我,真是十分感谢啊。

”李炳淑一边高兴,一边又惋惜着:“可惜毛主席您没时间来看我的演出。

”毛主席笑道:“这个戏(指《龙江颂》)不错,我看了五次电视,八亿人民,去掉二亿半,五亿半农民有戏看了,代我向他们致谢,感谢你们为贫下中农创造了一个好戏。

”图|毛主席两人闲谈了一阵,李炳淑也向毛主席谈起了这些年工作和学习的情况,毛主席听后幽默地说:“看来你这张‘饼’已经熟了,完全可以吃了嘛。

”聊了几个小时,天色渐渐暗淡,毛主席吩咐张玉凤准备晚饭,还问李炳淑:“你想吃什么,炸酱面怎么样?”李炳淑说自己已经吃过了,但毛主席仍然挽留她一起吃饭:“那些都已经消化了嘛。

”“嫦娥上天也是吃完炸酱面才走的。

”见毛主席一再挽留,李炳淑也不好推辞,便一口答应下来。

国家京剧院编排了一出戏《蝶恋花》,讲述的是毛主席的妻子、革命烈士杨开慧,在大革命失败后,坚持与国民党反动派斗争,最终牺牲的故事,无论是故事情节,还是在京剧艺术表现形式上,均有显著的提高。

图|李炳淑年轻时候而李炳淑在其中扮演了杨开慧则大获成功,自公演后获得广泛好评,连续演出了3个多月,电视台也连续转播了五次。

可见盛况空前。

与京剧艺术相伴一生李炳淑在少年时代,便与京剧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尤其是随着少年时代的成名,李炳淑为了能投入到演出之中,也牺牲了不少,这其中也少不了家庭的支持。

李炳淑的丈夫李永德也是京剧演员,主攻老生,而且李永德要比妻子李炳淑成名更早。

1968年,《龙江颂》样板戏剧组成立时,李永德是先被定为男主演的,可是后来阴差阳错之下,换成了李炳淑。

后来有同事还调侃他们夫妻:“你们俩倒好,公鸡不叫母鸡叫,这叫肥水不外流啊。

”虽然李炳淑是才生育不久之后就接了演出,付出了很大的心血,但作为丈夫的李永德,无疑也失去了一次演绎的机会,即便这样李永德依旧没有一句怨言,并始终陪伴在妻子的身边,帮助她、关心她。

图|李炳淑李永德当年不但比妻子成名更早,在学校时也是一个帅哥,李炳淑生性爽朗大方,对李永德芳心暗许,两人这才成就了一段佳话。

偶尔有些时候,李永德也会有一些“吃醋”,尤其是李炳淑在与其他男演员配戏时,每当这时候李炳淑便会开导丈夫,后来她将这件事反应给剧团领导后,剧团开始安排夫妻两人同台演出,不仅如此,李炳淑还多次制造机会,与丈夫同行,有时主办方邀请她演出时,她就把丈夫也带上。

夫妻两人是梨园公认的一对儿恩爱夫妻。

更辛苦的是1983年。

当时上海京剧团试行承包制,剧团也让李炳淑夫妇带一个承包团。

虽然李炳淑夫妇在表演艺术上确实有过人天赋,但在经营上确实没有什么经验,李炳淑一开始并不情愿,但在领导的推荐上,还是勇挑重担。

可后来管理承包团的过程中,夫妻两人事必躬亲,累出了一身疾病,李炳淑肾与胆都出现了问题,李永德更是患上了糖尿病。

还是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陈国栋知道了这件事,主动叫停了剧团的外包:“以后剧团再也不要搞承包了,把我们的演员都累病了,国家培养一个演员多不容易啊!”由于李炳淑夫妇常年的演出,也忽略了家庭照顾。

图|李炳淑全家福夫妻两人有一个女儿李炜,继承了父母的遗传基因,有1.68米的大高个,虽然是出生于一个京剧世家,却没能受到父母的熏陶学习京剧。

李炳淑的同事都这样说:“李炳淑以高度的事业心,带出了一代代青年演员,可唯独没培养出自己的独生女儿。

”常年的奔波操劳,李炳淑也只能将女儿托付给姐姐照料,以至于荒废了最好教授京剧的时机。

“唉!她没有艺术细胞,对京剧没兴趣,我们也不能强迫她。

同时,不下苦功是成不了好演员的,她是个独生女,受不了苦。

与其学不好,跑一辈子龙套,还不如不学为好。

”一直到晚年,李炳淑始终在为京剧艺术不懈地努力推广。

为了弘扬优秀的民族艺术,李炳淑夫妇受旅欧华侨同胞邀请,远涉重洋,辗转到美、英、法等国演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

由于长期的草来,李永德、李炳淑夫妇的身体都不是很好。

1999年,李永德突发脑梗,并发糖尿病并发症,行动困难,2000年李炳淑肾脏出现囊肿,手术后身体情况也大不如前。

尽管是这样,夫妻两人晚年始终是相濡以沫的陪伴。

2004年,李永德因病去世,带给李炳淑很大的打击,尽管承受如此艰难,但在身边人的帮助下,李炳淑还是慢慢走了出来。

图|李炳淑回忆过去演出时的点点滴滴,李炳淑有些感怀:“过去条件有限,外出巡演有时还睡在后台,但大家都有干劲和热情,争取给观众们看到最好的演出。

”“有一年在义乌演出,正遇到下雨,演出场地是在露天的小广场,只有舞台上搭了一块顶棚,雨下的很大时,台上也会下小雨,观众们则完全是淋在雨中,令所有人感动的是,整个演出广场上始终站满了群众,甚至都不撑伞,下午的演出结束了,还要等着看晚上的演出。

”尽管过去和现在的环境不同,但唯独有一点不便的是,老百姓对艺术的要求是越来越高,李炳淑对这一点是深有体会:“人们对文化艺术的需求是很高的,京剧要 走向他们,如今各方面条件也越来越好了,京剧更要走到观众身边去,和观众、和时代走在一起!”。

赞(0)